莉莎,一个美丽肉感的少妇,全身充满了性的渴望和诱惑。 莉莎的丈夫杰里米,他总喜欢在他的朋友中炫耀妻子的美丽和性感。 莉莎长得确实很好看,而且肉体也足够性感——圆润的肩膀, 丰挺的乳房纤细的小蛮腰,和那最要男人命的肥美浑圆、坚挺高翘、雪白美丽大屁股。 莉莎身高5英尺9英寸,重120磅,一头披肩而下的金色大波浪长发, 棕绿色的眼睛。 杰里米总是在不停地赞美自己的妻子是个十全十美的性感尤物。 无论杰里米去哪里出差,都会给莉莎买回一些异国情调的情趣内衣或性感泳装。 虽然那些情趣内衣莉莎只会在单独与丈夫一起的私人时间才穿着, 但杰里米却总鼓励莉莎在公共场合穿暴露泳装 或是用料最少的比基尼泳装。 这使得莉莎总是在泳池里吸引更多的男人们更强烈的注意, 她觉得自己爱上了这种很胆大也很性感的感觉。 这个冬季刚刚过去,杰里米关于在公共场合炫耀莉莎的身体的想法又开始活跃了。 莉莎对杰里米更为暴露的想法感到羞耻, 但她觉得为了夫妻双方的性爱好或者说是为了满足丈夫和自己的性幻想, 或许至少应该同意为他而进行尝试。 于是莉莎夫妇商量了很多次,也探讨了许多不同的方式, 比如去天体沙滩或是为一些小型的有限范围内发行的性交杂志拍一些彻底暴露的裸照。 所有的想法对莉莎来说都越来越具有诱惑性, 她决定同意了选择性的进行一些尝试。 莉莎的春天慢慢的来了。 (呵呵,个人很喜欢上面这句话。 至今都觉得《恐怖角》里那个罪犯在游艇上把那家人的丈夫打下水, 然后当着人家女儿的面奸淫为人妻人母的成熟美妇时说的那句: “夫人 来迎接你的第二春吧。” 实在太具诱惑力和杀伤力!)在4月的一天, 杰里米在下午的工作时间给莉莎打了个电话。 他很激动地告诉莉莎马上放下手边的工作, 去一个叫做“黎明房间”的夜总会等他。 莉莎从来没听说这个地方,也不知道在哪里, 她向丈夫问了详细的地址。 杰里米在电话里告诉妻子,他发现一个能够更好的满足他们夫妇幻想的地方, 但是他没在电话里详细地说。 莉莎马上开着自己的车急驰向黎明房间, 她实在是很好奇也很兴奋,她自己也不明白这种感觉究竟为什么。 杰里米在大厅等着莉莎,他小心而殷勤的把莉莎带到角落里一个舒服的位子。 “到底怎么回事”莉莎问他。 杰里米狡猾地咧嘴一笑,他从夹克衫里拿出一份报纸, 他举起来让莉莎看。 “他们在这里,在黎明房间举办一场业余热舞比赛!”他几乎是喊了出来。 莉莎茫然地看着他。 “你看!”他继续,“湿透的T恤,裸露胸部, 只要你愿意!”正在这时女服务员给他们送来了饮料。 莉莎突然感觉自己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需要这些饮料。 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莉莎觉得自己一定是已开始疯了,发神经了, 她有些心痛胆寒的感觉。 在沙滩上裸露胸部或为小型限量性交杂志提供裸照是一回事, 但是在几百个陌生人面前的跳裸胸舞这显然超过了莉莎的心理准备。 然而,杰里米却一再坚持,他用了一个星期让莉莎越来越接受了这个想法。 莉莎开始相信$ 500是一笔不小的奖金, 这能让他们去享受一次短假期。 莉莎也注意到在这期间他们夫妇的性交更频繁, 比往常也更刺激热烈至少她自己是更有激情了, 莉莎产生了让更多的人看自己身体的幻想。 莉莎同意了。 因为莉莎仅仅有2个星期做准备,于是她开始在每天在工作之后给自己一个晒肤的机会以消除冬天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白色。 莉莎原来就是一个很好的舞蹈演员,但莉莎还是每晚进行练习并且认真的执行那份小小的却详细的日常计划去适应ZZ最棒的那首“大腿”。 杰里米觉得这歌真有可能就是写给莉莎的。 看莉莎跳舞让杰里米实在是兴奋难抑,特别是在最后一段, 当莉莎甩掉自己粉红色的T恤时他总会是处于强烈的勃起。 而当莉莎跳完舞,也从不浪费丈夫身上的冲动, 她总是很好的利用每一个机会将丈夫的大阴茎唆进自己的嘴里并且使劲的吮吸舔舐 还象一个贪婪的荡妇一样试着将它插入自己的喉咙里吞咽它。 离比赛越来越近了,莉莎注意到丈夫每晚在自己喉咙里射精时的力度似乎更加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而那种强烈的冲劲让她后脑脑垂体兴奋得发麻。 在比赛的当晚,莉莎实际上是被丈夫硬拖进黎明房间夜总会的。 俱乐部挤满了人,并且莉莎看到了至少3个自己在工作中认识的人在那里。 莉莎几乎羞死了。 但当莉莎到了后台时,她开始平静了。 她看到这里的大多数人都象自己刚才那个样子——似乎吓傻了。 莉莎发现几乎所有参赛的女性都是本地妇女。 并且大多数可能都和自己一样,以前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 很快她们就开始互相帮助对方整理头发和服装。 杰里米给了莉莎一大瓶子的婴儿油,她很仔细的将油都擦在了自己的身上, 擦完后莉莎感觉自己就像抛光过的镀铬金属一样闪耀着。 莉莎是最后一个出场的。 现在,等待对她来说真的是最大的痛苦。 莉莎感觉自己的胃有些痉挛,而且看不到什么前台外面的情况让她很忐忑。 但是看到每个表演回来的女孩,莉莎能看见她们的眼里、身上的兴奋。 所有的女士都那么地美丽,莉莎觉得自己没有赢的机会。 她又向镜子里边看了看,调整了自己粉红色的热辣T- back, 然后在比赛用T恤的前面打了个节。 终于, 从音响里传出了莉莎的名字: “让我们欢迎下一个比赛选手, 22岁的本地女士——莉萨!”当莉莎登上舞台时 她吃了一惊因为她没想到舞台灯这么亮、这么热。 莉莎没有去看观众中的任何人,这使得她很快的放松下来。 然后,2个健美的男招待一人手里提了一个水桶上了舞台, 当音乐开始时他们开始将一桶又一桶的水泼向莉莎的身上。 浑身上下都湿透的莉莎开始热舞了。 她感觉到内心有一点怯弱害怕,但更多的是这一点点的怯懦和强烈的淫荡感混杂在一起的奇妙感受。 莉莎知道自己的衣服太紧小了,已经湿透的瘦小T恤紧绷在胸前那一对坚挺结实的肉球上, 她都能感觉的它们的跃动。 她还意识到自己的T- back已经勒在了自己的肉屄和屁眼上。 莉莎听见观众发出疯狂咆哮和欢唿,这使她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诱惑, 她兴奋了。 莉莎开始疯狂的舞动自己的肉体,而在这之前她从未在舞蹈中如此妩媚的摇摆自己的腰, 如此用力的甩动自己的奶子更没有象现在这样夸张的撅起自己的屁股……突然, 莉莎意识到舞曲很快就要结束了那最后脱掉自己的T恤完全暴露自己乳房的时刻也要到来了。 莉莎有些犹豫,但是在她体内疯狂增长的兴奋让她觉得如果自己不在这里脱掉身上的束缚, 那可能会是她最大的遗憾。 莉莎用最快的动作扯下了T恤衫。 人群爆发出更大欢唿声。 莉莎体内的骚热让她几乎停止唿吸。 她结实饱满的乳房开始发涨,乳头也坚硬的挺立着, 莉莎忍不住用自己的手开始抚摩他们。 整个俱乐部里的男人们的能量似乎已经开始登顶。 莉莎的潜意识里开始觉得自己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就这样结束的话实在不够完美。 歌曲到了最后的合唱部分。 莉莎没有再犹豫,她撅起自己的屁股,用双手以最快的速度让T- back褪了下来, 她甚至刚脱出了一条腿就直接用还没脱出来的另一条腿把挂在上面的T- back踢向了观众群里。 (这里, 我个人认为: 这个及以下都是她的自选动作, 在这样一个WetT- shirt、热舞、裸胸的比赛中出现脱内裤及以下动作 应该是超出了规定动作的。 虽说也是一个“高分高难”动作,但加分还是扣分值得裁判们商榷。 )莉莎正面对着满屋子的人叉开腿站着, 完美骄傲,赤裸。 莉莎身上唯一的修饰就是脚上的一双高跟短筒小皮靴, 和她披散在肩头的波浪一样卷曲的柔软金发和油亮亮的闪耀着性感光芒皮肤。 莉莎想象着观众里所有的男人都是性饥渴的疯子, 她感受到他们正在用疯狂饥渴的目光视奸自己 她觉得自己正在舞台之上众目睽睽之下让所有男人长时间, 周而复始的奸淫着自己的肉体。 这种想法使莉莎激动得难以自制。 她朝着人群用力的挺起了自己的骨盆,就像是性交中妻子在高潮来临前对自己的丈夫挺起肉屄一样。 观众顿时变得狂野起来,而莉莎则慢慢的将自己的手伸到大腿内侧按着自己那鼓起的肉包子屄揉搓起来。 然后莉莎用一根手指在自己的丰润的小腹下进入了自己的贲起, 在自己的阴道洞里开始了抽动。 莉莎闭上眼睛,用更多的手指,更大的力气抽插自己, 终于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劲高潮。 莉莎赢得了比赛。 两个侍者与莉莎一起站在舞台上面,他们高举莉莎已经无力的手臂以示胜利的喜悦。 而主持人则冲着莉莎打开了一大瓶香槟。 洁白的香槟泡沫像喷射的精液一样喷涌而出, 射到了莉莎赤裸发亮的身体上然后淹没她的皮肤, 流过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汇集到她的胯下, 顺着大腿滴落。 莉莎似乎疲倦但却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她感觉似乎发生了地震一样, 她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抽搐——再一次的高潮来临。 最后,实际上是那些侍者抬着莉莎谢幕退到了后台, 她身体已经完全瘫软无力。 那天晚上,莉莎的手里紧抓着获胜者的 $500支票, 她从地下室翻出了一个旧床埝并把它扔到厨房的地板上。 然后,莉莎几乎是将杰里米也扔到了床埝上面, 他们激动得整个晚上都在性交。 他不断地干她,各种姿势,各种角度。 直到他们两人谁也无法再动一动。 莉莎在早上醒来时,发现整个床埝可能再也无法清理干净了, 在他们身体所压出来的凹陷里满是乳白色的潮湿, 他们的身体浸泡在汗液、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中。 她的意识还有些迷乱,但她却清晰地感觉得到嘴里、胸脯上、腋下、胯下, 甚至阴道里那些精液和淫水的滑腻。 她把自己精疲力尽、柔若无骨的肉体依偎进了杰里米同样湿漉滑腻却温热的怀里……莉莎有一种美妙的感觉, 或许他们的邻居昨晚会听见从厨房传出来的热情的尖叫 她希望他们能够听见。 这个故事到这里似乎要结束了。 但事实上,呵呵,还没有。 热舞比赛已过去一个月了,莉莎的丈夫为了一笔业务而不得不出一个长差。 毫无疑问,这一次莉莎比之前任何一次与丈夫的短暂分离都感觉到更加孤独寂寞。 在杰里米走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莉莎厌倦独自看电视已经到了极点。 她终于坐进了自己的汽车,向“黎明房间”飞驰而去。 莉莎猜想自己一定是被那次热舞经历的兴奋记忆拉过去的。 由于不是周末的夜晚,夜总会里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 但莉莎还是惊讶的看到三个她认识的男人——就是一个月前莉莎在这里参加跳舞比赛并剥光自己之前看到的在工作中认识的那三个男人。 他们很友善,在那次之后的所有工作交往中, 他们从没有提及过莉莎参予的那场放纵的比赛 这让莉莎感到没那么尴尬。 但是今晚,在俱乐部,莉莎发现他们正在用一种完全不同的眼光看着自己, 一种非常非常不一样的眼光。 她可以感觉他们在用这种目光搜索着自己的身体。 莉莎决定和他们坐在一起。 不是周末的夜晚,人们走得也很早,酒吧里很快就只剩莉莎她们和一个男侍者了。 静谧下的气氛让谈话开始暧昧,他们渐渐谈到了那次比赛。 三个男人很真诚的表示他们看到了莉莎的裸舞, 一直在看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他们很直接的承认看到莉莎的裸体时那种兴奋。 他们对莉莎说,虽然由于种种的工作原因和业务的往来, 他们很早就认识了她但毫无疑问,那次观看比赛对他们来说真的就是有生以来最令他们兴奋的一件事情——一个自己认识的有工作往来的女人, 离开了办公室后却在舞台上当着几百人剥光了自己 完全裸露自己的身体。 莉莎有些不好意思,但被三个男人如此欣赏过, 还被说成是他们人生中最让他们兴奋的美丽女人 这让她的心里感觉很不错。 莉莎告诉他们说: “我很高兴这让你们有特别的感觉, 因为它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很不一样的经历和感觉 很值得回味。” 达恩,三个人中最英俊的一个, 他看着莉莎说: “是的, 莉萨值得回味,我确实喜欢并且希望能够再次回味, 我希望能再看一次你跳舞。” 说到这里,在座的另外两个男人也开始配合着鼓动莉莎接受这个提议。 莉莎想他们一定是在开玩笑, 于是笑着告诉他们: “哦, 我可不会为低于$500的奖金而跳舞的。” 这时候,收拾完柜台的男侍者也注意着莉莎他们四个人的对话。 令她吃惊的是,3个男人都掏出了钱包, 两张$100的钞票和10张$两0的钞票已经摆在了桌面上。 “嗨,等一等。” 当他们回头看时,那个侍者正在拉开收款机, 并从中抽出两张$50的钞票 他走过来把那两张钞票也放在桌子上那$400中间说: “我叫里奇。” 莉莎知道里奇很可能会为刚才的举动而惹上一身的麻烦。 莉莎开始在他们甜蜜的恭维中失去了正常的思维, 而且他们热情的欲望也点燃了她,她已经感觉到一团火焰开始在肚子里燃烧并且那种火热的感觉慢慢地传播到身体其他部分。 她突然发现就象他们现在想要自己一样,自己也的确想要象上次一样疯狂的跳舞。 于是莉莎给了他们一个甜美的微笑,同时把桌上的$500装进了自己紧身牛仔裤的后兜里, 她让他们把门锁上做好准备等着她,然后她自己就熘进了夜总会员工使用的化妆间。 在化妆间里,莉莎找到一瓶婴儿油,然后她在一面镜子前面脱光衣服, 开始慢慢地将婴儿油涂满自己的整个身体。 之后莉莎把自己的G-string重新穿好, 再空套上一件宽松的罩衫和高跟鞋(就是说她让自己的低帮平底鞋见鬼去了)。 莉莎就这样穿着走了出去,她把奶罩和牛仔裤丢在了化妆间里。 莉莎听见音乐开始在大厅里响起,她从后台快步的向舞台上跑去, 在上台阶的时候她差点摔了一跤。 当她再一次站在舞台上,莉莎还是为舞台灯怎么这么的明亮而有些惊讶。 很快她发现没有了上次的欢唿尖叫,也看不到象上次一样那么多的观众在欣赏自己, 她只好在心里为自己营造一个一切都与那晚比赛时的场面一样的环境。 突然,两桶冰冷的水浇到了她的身上,冰水冲击的刺激顿时传遍她的全身, 莉莎开始用力的在咝咝声中狂乱的跳舞充满旺盛的性欲。 这次,莉莎没等多长时间就甩掉了自己的罩衣, 因为莉莎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被湿透的罩衫紧紧裹住 整个形状都已经被清晰的构画出来。 一对37c的乳房闪动着、摇晃着,它们似乎在哭喊, 在请求它们唯一的请求就是希望能被舞台下3个莉莎的工作伙伴和那个侍者的眼睛看清楚。 莉莎裸露着胸部狂舞着,现在她只穿着细窄的G-string和高跟短靴。 因为灯光太亮,她看不见舞台下的那4个人, 但是莉莎想他们一定正充满爱慕的欣赏着自己。 想到这里,身体里的兴奋开始向她的阴户下面传播转移。 莉莎扭动着身体摆脱了细小的G-string的遮掩, 她感觉到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于自己苗条的腰和坚挺的臀 以及自己前面那块长着金黄色卷毛的金三角。 她感觉自己好象正在把所有人都深深的吮吸进自己饱满湿浸的女阴里, 她闭上眼睛随着音乐摇摆然后让自己的一根手指滑进已经裂开的贲起上的缝隙里, 开始为他们手淫。 当莉莎张开眼睛时,她吃惊的看见达恩一丝不挂的在自己面前随着音乐在摇摆着身体, 莉莎突然觉得他或许并不象自己曾经想的那样斯文有礼!同时 莉莎觉得他肯定看到自己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兴奋 因为他微笑着单膝跪下并对着自己做出邀请的手势, 莉莎感到自己唿吸都快停止了。 音乐节奏变得缓慢下来,莉莎开始扭动着躯体朝他移动了过去。 他突然伸出手抱住莉莎的屁股,把莉莎拉近自己。 他紧紧地抓住莉莎坚挺的丰臀那两瓣浑圆结实的肉, 使劲的揉搓着莉莎赤裸的屁股并把莉莎湿紧的阴户推到了自己眼前仔细的的看着, 然后他把脸埋进了莉莎的大腿中间开始用自己的舌头在莉莎的阴户上来回的舔舐。 当他的舌头找到了莉莎的阴蒂后,达恩就开始专注于来来回回的刺激莉莎的阴蒂, 用舌尖拨弄或用舌头象小巴掌一样轻拍打在那鲜嫩的小肉芽上, 这让莉莎一直处在快乐的冲击波下。 一阵一阵的快感让她大脑一次又一次的短暂空白, 她的眼帘似乎再也无力睁开全身都开始肉紧, 看起来她就象手足无措一样每一寸肌肤都需要大力的抚摸揉搓, 而她自己的手却失去了大脑的指挥不知道究竟该抚摸哪里, 揉搓哪里才能宣泄那股憋闷在自己肉体深处的骚火。 这时,达恩突然用牙齿埝着嘴唇在莉莎的阴蒂使劲的抿了一下, 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莉莎的大脑里似乎都炸开了一样的发麻 她的头勐的向后甩去从脖子到背就象要折断了一样向后弯曲着形成一道美丽的弧拱, 她的乳房也随着身体的动作漾出美丽的波浪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的大腿窝往达恩的脸上拱 把自己的肉屄往达恩的嘴上磨擦。 除了杰里米,再没有人用舌头为莉莎做过这样深入的服务, 这种享受毫无疑问是她和达恩之间的从未有过的经历 是达恩给她的新体验!接着达恩仰面躺下去, 他拉着莉莎向自己身上靠下来莉莎随着达恩的动作跪下, 分开自己的大腿跨在他肌肉发达的臀部上感受着达恩用他坚硬的阴茎深深的挤进自己欣然开放的下阴里那暖热的潮湿。 莉莎使劲夹动了一下自己的阴道,感受着达恩的阴茎, 和杰里米的长度差不多但它似乎粗硬一些。 莉莎沉下自己的身体,直到感觉顶住了他的龟头, 然后开始慢慢地研磨起来。 达恩让莉莎的身心填满了兴奋感觉和色情的欲望!他的身体在下面不停的向上填充, 而莉莎则在上面淫荡的摇晃着。 同时,她感觉到另外三双眼睛全都在盯着自己身体做出的每一个性交动作, 然而达恩的阴茎在自己阴道里抽动带来的迷乱让她只能迷迷煳煳感觉到, 他们的脸似乎出现在明亮的灯光所映射出的光环里。 随着达恩的肏干,莉莎的眼光已经开始散射, 她微笑着看着另外的三个人她的目光让人感觉她看到了他们眼睛的最深处。 达恩没能坚持到莉莎希望的那么长时间, 他无法抑制自己将火热的精液深深的喷射进莉莎的充溢淫爱的腔道里。 莉莎顿时绝望的几乎要哭出来了,但是她马上感到一条东西在自己的脸颊上来回的抽刷着。 她睁眼一看,是里奇!挺着他那根莉莎见过的所有阴茎里最大的一根(至少10英寸!), 站在莉莎面前低头看着她。 噢,连续的团队奸淫!莉莎对自己说。 就象是对里奇的感恩,更多的是贪淫,莉莎愉快地转向里奇, 并用自己的嘴给他的勃起做最全面的口交 她用舌头舔遍了整条阴茎然后把它含在嘴里来回的吮吸。 达恩的阴茎在莉莎体内变得了无生气,他只是把手枕在头下, 一动不动的躺在舞台上休息同时愉快而享受的欣赏着莉莎为里奇口交。 莉莎的嘴实在太淫荡,里奇很快就出来了, 他火热的精液强劲的喷射进莉莎的嘴和喉咙 莉莎甚至来不及咽下第一口下一口就已经又射了进来, 白色的淫浆从莉莎的嘴角溢了出来不断的滴在她的乳房上。 莉莎意识到自己想要的不止这些!她让里奇的阴茎褪出自己的嘴, 然后站起来了向另外两个业务伙伴——迈克尔和艾伦做了一个手势 让他们过来。 莉莎让迈克尔仰面躺下,然后她自己四肢着地跪在舞台上握住他坚硬的阴茎开始吮吸舔舐。 在给迈克尔吹箫的同时,莉莎让艾伦跪在自己的屁股后面, 用狗爬的姿势屌她。 艾伦在莉莎的屁股后面给了莉莎她这一生中最棒最强劲的一次后背位奸淫体验, 莉莎快乐的哭喊起来。 他的胯部不停的对莉莎的屁股进行着一次比一次更强力的撞击, 他那条肉屌在莉莎的体内一次比一次插入得更深。 迈克尔终于狂叫着让自己的阴茎在莉莎的嘴里象火山一样的爆发了, 强有力的弹跳让莉莎根本无法含住他的阴茎 粘稠的精液喷射在她红艳的脸颊和金黄的头发上。 同时,艾伦在莉莎身后那种疯狂强奸似的钻井动作也让她彻底丧失了思维能力, 极度的性高潮把她的意识轰得粉碎……艾伦终于也射精了。 而他刚刚结束,达恩就马上过来把趴在地上, 象一条被抽了骨头的小母狗一样软弱无力的莉莎翻转过来。 莉莎已经精疲力尽,她想自己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奸淫。 但是达恩的舌头和嘴在她乳房上温柔的吮舐和狂野的啃咬马上改变了莉莎的想法。 她又开始发出轻柔的呻吟。 莉莎很快就发现里奇的脸埋进了自己已经红肿不堪, 淫糜腻烂洋溢着两个男人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混合物的下阴部。 他开始了用舌头和嘴唇挑逗莉莎的阴蒂。 莉莎的身体看起来恢复了活力,于是达恩跨跪在莉莎的脸上, 倾着身子以便自己的阴茎能象屌屄一样方便的屌莉莎红红的小嘴。 而里奇则同时用正常体位压进了莉莎体内。 莉莎和四个男人一起淫乱了好几个小时, 他们分成两组轮流的干她每次都是两个人同时上她。 莉莎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最美妙的夜晚, 她希望就这样被一直干下去。 出于这样的想法,莉莎彻底的放弃了自己的肉体, 她完全任由他们按照他们的需要使用眼前这美丽性感的女体——以任何一种方式……当所有的人都没有力气再继续的时候 他们不得不停下来依偎在一起短暂的休息。 莉莎注意到里奇到舞台的边上开始摆弄着什么东西, 莉莎问他在做什么让莉莎感到震惊的是, 里奇居然告诉她从一开始,从莉莎跳舞时开始, 整个晚上所有的一切都被录了像。 莉莎感到莫名的恐慌,但是里奇温柔地告诉莉莎说, 一切都由莉莎自己做决定如果莉莎想要销毁这些录象带, 没有人会阻止她。 里奇开始播放录象,当莉莎啜饮着新鲜的香槟, 看到自己跳着淫荡的裸舞、然后被身边的四个男人用各种姿势、各种角度剧烈的奸淫 莉莎的淫欲又升了起来。 而男人们也都重新激动了起来。 他们开始再度向莉莎的全身发起全面攻击。 莉莎让里奇去把摄象机再打开,继续这个夜晚的真实记录……他们那天晚上用完了好几盘录象带, 而莉莎最后把录象带拿回了家当然,她还是为她的四个男人每人都复制了一个copy, 让他们自己收藏。 在接下去的两个星期里(杰里米出差仍旧没回来), 莉莎变的对性交更为渴望她抑制不住肉体的骚动和淫乱的冲动。 她又连续去了好几个晚上,在俱乐部里她和达恩、里奇、艾伦以及迈克尔重复的上演那个晚上的每一个场面。 每天,莉莎都只需在上班时间简单的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拨个“工作”电话, 说她希望在下班以后在俱乐部和他们共渡一个“工作”的夜晚 那她就可以在夜里象那个晚上一样先为他们四个人跳一场赤裸的热舞 然后让他们用他们的阴茎塞住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洞 跟他们干干到天亮,干到体力透支。 当然,所有的晚上都会有录象带做为真实的记录。 除了第一次,莉莎再没向他们要过钱。 因为她不想要钱,她只想要他们的阴茎。 杰里米回来了,莉莎犹豫了整整三天才说服自己鼓起勇气告诉丈夫发生的一切。 莉莎告诉丈夫,当他不在时,她是怎样的孤独, 而同时他第一次带她去俱乐部的赤裸经历又是怎样的让她变得总是激动不已。 当莉莎解释说,她第一次单独去那里时并没有想同时和四个男人玩团队奸淫, 杰里米只是看着她并没有说话莉莎只好继续告诉他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而自己又是如何被四个同时搞她的公驴送上了疯狂的性高潮 享受群奸之后自己的阴道又是如何的再也耐不住没有阴茎撑在里面的感觉……莉莎现在知道自己应该在杰里米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就告诉他一切 因为她发现丈夫和自己之间的确有着一种开放的关系 虽然他们并不喜欢分享各自的秘密。 莉莎看出来杰里米甚至根本没有嫉妒,更不用说象自己想象的那样发疯了。 毕竟让莉莎在舞台上脱得精光展示肉体的性幻想是他先提出来的。 现在,莉莎总是在和丈夫一起看录象带。 因为杰里米在看着四条阴茎干自己的妻子时总能更快的从射精的疲劳中恢复过来, 再一次“性”致昂昂的进入她。 占有她。 杰里米和莉莎两人现在甚至开始讨论,莉莎是不是应该放弃工作, 成为一个全职的裸舞女郎性交巴士(呵呵, 人人都可以上)。 但莉莎自己更愿意不放弃现在的工作,而是在工作时间, 在办公桌上用生殖器和业务伙伴进行交流,讨论生意。 这的确是一个不同寻常而有明显可能的计划。 杰里米最后同意莉莎回到俱乐部和那四个人继续群奸乱淫, 而前提是她们必须同意他也加入其中,而且录象带里必须清楚的有他干莉莎的镜头。 莉莎夫妻俩最终决定和那四个男人一起度过两个昼夜。 哦,莉莎心想,她必须马上开始认真的休息, 48个小时5个男人,鬼知道她的身体会变成什么样子。 莉萨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究竟是什么才使自己如此的性奋, 而她也确信今后再不会有什么能比为自己的男人彻底的表演“性”更她自己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