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时收到朋友从香港邮回来的一盒叫性感小猫的春药, 类似香皂。 据说只要涂在女孩的敏感部位就会使她春情大发, 使你为所欲为了。 晚上我就到宿舍对面的艺术学院去跳舞, 想为今晚的一夜情找个伴。 跳了几圈之后,遇到了一个自称哉悠的小靓妹, 比我矮一点但也足有170公分,山城的天气很暖和,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穿黑色的超短裙, 一双白凉鞋套在小肉脚上。 长发披肩,一双清纯的大眼睛,总是向你送着秋波。 说起话来甜极了,我们聊的很高兴,无意间说起学校停水, 没地方洗澡了。 我极力邀请她到我的宿舍去洗澡,开始她不去, 后来听说我是医生就同意了。 我带着她回家后,领她进了洗澡间,放好水, 把那块春药指给她看她还闻了闻, 说: 「张哥, 你家的香皂味道真特殊。 」我笑着说: 「进口的,你用好了,喜欢我送你一块。 」她笑着推我出去,我脱掉上衣,回到卧室等着这个性感小猫上勾了。 还真快,20分钟后,哉悠进来了,湿碌碌的秀发散落在肩膀上, 小脸红极了像刚有过高潮似的。 衬衫也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里边的乳罩也不见了, 两个大樱桃时隐时现。 我站起来问她还要不要跳支舞了,她笑着把手递给了我, 我一把抱住她的小蛮腰把胸膛贴在她的乳房上, 那对软软地而又不缺少弹性的小嫩乳刺激着我的下体渐渐的壮大。 房间里播放着低沉的音乐,配上了柔和的灯光, 情调十分迷人。 看着怀里的哉悠,那种低着头的姿态,十分的迷人, 心里的慾火马上就冲起来了。 她也紧紧的贴着我,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游动着见她没有拒绝,大着胆子去捏她紧实的小屁股, 把手盖在两个屁股蛋上用力的抓了几把接着把手伸进裙子, 用手背蹭着大腿的内侧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来, 手指滑向私处哉悠用手止住我的进入,可我把她的手背到了身后, 再度摸了上来。 我把她的三角裤住下拉,拉到两腿之间。 把手张了开来,用着掌心在阴户上轻轻地揉着, 彷佛揉汤圆似的。 感觉到她的阴户发涨,两片大阴唇发抖,同时, 双腿挟紧着忍不住地伸缩着。 我用手指插入穴里,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动着, 不时用食指磨擦她的阴核。 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动着,不时用食指磨擦她的阴核。 她的唿吸越来越急促, 嘴里呻吟叫道: 「咿…唔…咿…唔…」。 仰起头,把舌尖送到我的嘴里,我允吸着送到嘴边的美味。 她把我推倒在床上,解开我的裤带,放出几乎憋弯了的肉棒, 先是熟练的套弄了几下然后伏下身,缓缓张开嘴, 毫不犹豫的把我的阴茎含入小口中上下摆头、津津有味的吸弄了起来。 粉红的嘴唇,不但上下圈弄,还随着头的左右摇动而转着, 口腔中又暖又湿、吸力颇强不说还用小巧的舌尖、顶着龟头儿顶上的小洞洞。 我叫到: 「哇…好爽!再…再这样…我会射出来的…」哉悠得意的笑笑, 吐出口中的男根用舌尖揉弄我胀红的龟头。 脱掉衬衫,袒露出那雪白的双乳,像两个吊钟一般高傲地挺着。 她双手支在我头的两侧,把两个红樱桃送我的嘴边, 嘴里还发浪的叫到: 「好哥哥这里好涨呀, 你吸吸看是不是要出奶了」真像个发情的小母猫。 我咬住一个用力的吸了几下,把手伸到她的腰上, 拽下她的裙子。 她分开双腿,慢慢跪在我的小腹部。 我高昂的龟头,顶触到她充满弹性的屁股。 她向我的前胸倾下少许,让那肉棒贴着股沟、滑过菊纹、而轻叩着她美妙的潮湿处…媚眼如丝的哉悠, 微侧着上身把玉手伸到身后,握住我的肉棒, 她往下坐时龟头没有滑开、反而陷入了肥沃的阴唇中间。 「嗯…嗯…」哉悠皱了皱娥眉, 唿吸急促了起来: 「嗯…我要顶进来…嗯…」「哦…坐下来…」我只觉得阳具顶端逐渐没入湿软的缝中, 顶住了紧紧的一圈肌肉: 「唔…里面…放松一点。 」她继续做着用手引着异物进入身体里面的淫事: 「嗯…啊…好…好像…太大啊…」「啊…」突然, 龟头挤入了狭小的阴道口而我正好想配合着她的挣扎, 向上顶去「滋」的一声,整只肉茎没入她的阴户中…只觉得她湿淋淋的美妙小穴, 紧包着那肉棒。 她向前倾身,用双手撑在我胸膛上, 激烈的喘着: 「啊…好舒服…啊…好哥哥…你的好大呀…妹妹我…嗯…嗯…太…太喜欢了…哦…哦…」白嫩的小屁股却上下掀动着, 卖力的上下套弄着我也配合着那韵律,迎着她向上顶, 哉悠的小穴 还真紧密: 像一圈圈扎紧的湿丝绒, 搓弄着我的龟头。 这体位美中不足之处, 是看不清楚交合的地方: 只看得见被浅浅毛发覆着的阴阜之下, 忽隐忽现的男根。 然而因为哉悠的汁液汨汨,「滋…滋…啧…啧…」的声音随套动而响着。 我说到: 「小…哉悠…这样做…好…好吧?你尽量用阴核顶…唔…我的小腹…」她贪婪地顶着、扭着: 「唔…好爽…好爽…下…下面怎么…那么湿…嗯…难…难听死了…」我看她半闭着眼, 娇躯有点不稳定的扭摆着便用原来抚摸着她玉腿的双手扶住她的上身, 顺便拿手指去拨弄、推揉着乳尖上那一对长长挺出的红色蓓蕾。 我的手仍夹弄着那对奶头,下面向她阴户里深深的顶了几下, 只见她仍然僵挺着口中「嘶…嘶…」吸着气, 然后…突然重重坐下上身仆在我胸口,手指紧掐着我的肩膀, 全身颤动着小穴里更是紧紧收放着,温暖的体液, 在里面激汤。 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贴着哉悠的耳边说: 「你…你高潮的时候, 很美啊!迷死我了!」封了你那只贫嘴…」哉悠凑上樱桃小嘴 亲着我的唇。 口中充沛的香津,任我吸取,甜甜的粉红小舌头, 被我的舌尖、嘴唇绕缠吸吮着我用手慢慢梳着她黑绸似的秀发 趁着亲吻的空隙问她: 「哉悠说真的,你舒爽、痛快了吗?她满面通红, 秀指轻点着我的面颊 边微喘、边说: 「不是真的, 还会叫出那种怪话吗?叫我躺一下 一会儿再弄行吗?」我说: 「不行呀, 我还没尝尝你的小嫩穴那。 」她闭上眼, 笑着说: 「那你就尝吧,可不要真吃了呀!」我的双手由她平坦的腹部向上抚摸。 抓住双乳,张开嘴,我迫不及待的含着一只乳尖。 乳房不但白皙幼嫩,而且富有弹性。 我吸吮着那片银元大小的棕色乳晕,只觉得一粒硬硬的小肉球儿, 顶着我的舌头。 当然,我毫不客气的用舌尖揉搓着,送上门来的俏奶头。 「唔…」哉悠轻声的哼着,胸部起伏渐渐加快…我转而亲吻着另一只奶子, 同时用手指夹弄、推捏着那一粒已经被吸得高耸朝天的奶头。 明明应该有激烈反应的,哉悠却硬是只闭着眼睛, 无声的喘息-我得好好的挑逗她: 「哟!哉悠 你这里怎么红红肿肿的?」「那里?」哉悠紧张的转过头来 张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胸前。 我搓着那一对乳头: 「你看啊!奶头儿被我吸得变长、又泛红了咧!」「嗯…讨厌!」一旦看见了我用嘴唇、舌头玩弄着她的乳尖, 哉悠却不再移开她的视缐: 「嗯…你好坏!把人…人家奶头推…推得东歪西倒…」我抓着她的玉手 用力的允吸着两个乳头 她浪叫到: 「不要吸了, 好痒呀。 」我凑近她的粉红脸蛋: 「奶头被吸胀, 难不难过啊?」我用胸膛揉擦着她那一对泛红的坚硬弄蓓蕾 直挺挺的肉棒子一下一下地蹭着她的私处她的双腿缠着我的腰, 每被我顶一下就哼出「嗯…嗯…哦…哦…」的声音。 哉悠闭上眼睛,大概在等待我的插入…过了一会儿, 发现我正俯在她的腿间目不转睛的欣赏她的「小白馒头」, 她赶紧夹起双腿: 「哎呀!看什么嘛!又脏又难看。 」看来她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腿间了。 我埋首亲吻着白里透红的蜜桃、和小丘顶上的短毛。 哉悠渐渐把腿稍微张大了些,我彻底的亲着她的大阴唇。 我又拨开了些,当我舔近小阴唇时,她的哼声明显的紧促也大声了些。 我的舌尖搓弄着肉色的两片薄瓣,品嚐着缓缓从皱褶中泌出的咸咸汁液, 还故意用口水揉出「啧…啧…」的湿淋声我那空出的一只手按着她一边的大阴唇 把她的小穴张得更大不但看得到红红的内壁, 还可以看见小小的阴道口湿答答的吐出爱液, 那花蕊似的阴核也探出了粉红的头。 我趁机舔着她小穴内壁的蜜汁,然后突然把舌尖向她深处探入, 哉悠纽动着小蛮腰嘴里哼哼呀呀的。 我抬头, 咂着沾满分泌物的嘴唇: 「舒服吗?」又低头用舌头抵住阴道口。 「哦…舒服…哦…哦…好舒服…」哉悠大大的动情, 两手并用的打开阴唇任我揉舔。 我把两手罩住她盈盈一握的双乳,用指腹搓揉夹弄着那一对又翘又硬的奶头。 我放浪的舌头,搅得她穴中「沥…沥…」的响着, 还不时把口水加淫水涂在她细白的手指上。 「喔…喔…我不晓得…喔…下面小…小穴…哦…哦…可以亲得…这么舒…爽…喔…不好了…」哉悠喘着气, 因为我的舌头绕着那泛红的阴核尖团团转又嘬起嘴唇, 圈起被包皮覆盖的小肉芽吸吮着。 我起身跪在她大张的玉腿间,坚硬吐着黏液的阳具贴在她小腹上。 她沾满淫水的手指握着那根肉棒,泛红的脸上显出渴望的表情。 「好妹妹,要不要哥哥的鸡巴来插一插玫瑰花似的小穴啊?」我挑逗着说道。 哉悠抛着放荡的媚眼, 她把肉棒子轻轻推向小穴口: 「要啊!快把大鸡…鸡巴插进来…啊…嗯?」我套弄了几下阳具, 赶紧跪在她腿间把那双美腿架在肩上,她那丰腴的小穴就自然地迎上我笔直的鸡巴。 我那沾满她口水的龟头,沿着她阴唇之间的小缝划着。 「唔…哥…啊…快给…给我吧…小穴…嗯…在要了…喔…」哉悠扭动的更厉害了。 她用两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开泛红的大阴唇。 龟头因前面阻力大减,沿着她湿润的内壁顶到了狭小、然而滑熘的阴道口。 我勉力顶向她的深处。 小穴儿一下子吞进整只鸡巴,我们的阴部深深紧紧的契合着, 耻骨顶着耻骨。 我也不禁倒吸了口气: 「哦…哉悠…你好紧…哦…里面好热…啊…」我迫不及待的抬起臀部, 只见男根茎部湿湿亮亮的遍涂着我们的淫液。 我又重重的插了下去: 「唔…哥…啊…你插死人啦…」「那…那有那么严重…」趁着肉棒子深埋在小穴的层层肉壁中, 我磨磨似的扭动臀部用小腹顶着她翘起的阴核, 阵阵揉弄。 龟头也在那天鹅绒似的深处,搅着一潭春水。 突然哉悠的双脚夹住我的脸颊, 手指也抓住我的手臂: 「喔…哥哥…小穴…要…要丢了。 」哇!好痛!她的指甲深陷入我臂上的皮肉中, 脚趾曲屈夹着我的耳朵凤目半闭,还微微翻白。 然后…丰美的屁股剧烈挺着、摆动着,阴道中也像吸吮似的颤动着。 嘴里放浪到: 「快呀…好哥哥…顶死小妹吧…啊啊啊!」我支起上身, 以最快的速度冲击着她的小浪穴每次都插到底了。 哉悠低声哼着淫乱的话,不但双腿努力迎送着, 紧密的小穴更是一下下挤弄阳具。 我低头欣赏着她紧小的阴唇,每当我奋力插入时, 嫣红小唇也贴着肉棒陷入阴户之中而抽出时, 小红唇又高高噘着好像舍不得肉棒带出的丰沛淫液。 我占着体位的优点,又卖力地磨弄她的阴核。 哉悠两手握住自己一对俏乳房,轻轻揉搓。 手指更是夹弄着那一对硬得发胀的乳头: 「嗯…哥…快射给…呀…呀…」出乎我意料之外地, 哉悠又激烈地甩动着臀部 淫水随着内壁阵阵的收缩在阴户深处激汤、向外溢出: 「呵…哥…哥…哦…要爽死…来…我来了…」而我那想必泛紫地阳具, 已因她阴户中的规律收缩而无法再忍: 「喔…啊…」只觉得龟头又酸又爽的喷洒出阵阵烫精: 「妹妹…哥哥…哦…跟你一起…哦…哦…」「喔…好暖…喔…烫得好…好爽快…」我挺着腰 把放射中的男根深深顶进哉悠的阴道: 「蔓!我好像停…停不下来…喔」哉悠叫到: 「好…好啊…多射一点…喔…一股…一股挤过小穴…穴口…好…烫死我了」终于 我泄完了精液睾丸微微酸痛。 我慢慢仆倒在哉悠身边。 哉悠软软的躺着,眼神慵懒地甜甜笑着, 纤长白嫩的手指轻抚着我的手臂: 「对不起!掐痛你了吧?」我的手爱抚着她裸露的大腿: 「小穴还痒吗?」她轻轻地说到: 「好多了, 你比我男友厉害多了我差点叫你给弄死了。 」我说: 「你也够可以的,把我的肩膀都抓破了!」她跪在床上, 看了我的伤。 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说那怎么办呀。 她羞达达的说到: 「我每次高潮都乱抓乱挠, 我不是有心的。 」我说那你怎么补偿呀。 她想了想,楼住我的脖子, 轻轻地说: 「今晚我什么都依你, 你想怎么玩都可以的。 」我指了指已经软化的大肉棒,她伸出玉手, 用力的套动我对着她的小嘴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她吐出香舌在我的嘴里四处游动带着我的舌尖回到她的嘴里吸允着。 我们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大肉棒在她的套弄下又壮大了, 我抱着她先吻了几下然后叫她趴在床沿上。 哉悠把上身向下一趴,双手扶着床沿,那个嫩嫩的小屁股厥了好高, 红嫩的小穴也整个露在外面。 我拍了拍了她的小屁股,顿时出了两了红手印, 用手扶着大阳具把龟头放在她的穴口上,揉了两下。 哉悠的小嫩穴被我的大龟头一揉,就冒出了骚水来了, 同时也痒得很厉害 她就说道: 「顶进去嘛!人家痒得要命。 」我一只手搂着她的白嫩屁股,硬绑绑的大阳具就对着她的穴眼中, 用力一顶「哔吱」一声整根阳具,就顶了进去。 哉悠喘了一下道: 「哦!弄进来了, 弄得好深啊!」我笑笑说: 「好玩的还在后头呢, 快叫我声好老公!」哉悠还真听话 不住的叫到: 「好老公, 亲老公快插呀小妹妹痒呀!」她的那个小嫩穴, 骚水也跟着在淌穴眼插得裂了很大,连她那红嫩的屁眼也涨得往外翻。 我一插进去,就伸手抓住她的两个乳房,一手握了一个, 用手指在奶头上轻轻地捏着,就挺硬着大阳具, 对着她的穴里开始抽送起来了。 一下一下的,先用轻抽慢送的,抽送了三四十下, 感到她的穴滑润起来了我就改换了抽送的方式, 他用双手抓紧了她的腰部阳具也抽出来的比较长了, 每顶一下连根插入。 每抽出来一下,必定要把龟头拉到穴口上,又用力地顶进去, 这样的插弄。 我向前一送,哉悠便会把屁股往后一迎。 我故意用力的捏了几下她的嫩乳,她只是轻轻的哼着。 我松开握着乳房的手,直起身环抱着哉悠纤细的腰身让肉棒与小穴做更深的接触。 花蕊又溢出蜜汁。 屁股开始如地震般的摇动,我的后背一阵酸麻, 「哦…哦……唔…哦…」哉悠越叫越大声小穴又湿、又烫, 随着我的抽动而阵阵收紧肌肉 发出「卜滋…卜滋…」的声音: 「哥…你好会插我…我…哦…好爽…嗯…嗯…」带着痴醉的表情, 享受着、配合我的动作而迎送着紧小的肉穴突然颤动起来, 我们因咬紧了牙关只能发出「呲…嘶…」的喘气声。 我只觉得膨大发烫的鸡巴, 已无法抗拒小穴中肉壁的吸吮、搅动: 「啊…啊…喔…」浓烫的精液, 一股股冲过阴户口的钳制从龟头顶洒入她的子宫。 「唔…喔…喔…」哉悠全身也剧烈的抖了起来: 「喔…你射精…喔…都感到了…喔…喔…」阴道内壁像要吸干我似的收放着。 「唔…爽死了…」哉悠呢喃着,失魂地趴在了床上。 那好不容易射完了的肉棒、缓缓变软,滑出了丰美的小穴, 仍然微微张开的小阴唇之间溢出白白的阳精, 我趴在她的背上细细物~汉位着她鲜嫩的肉体几乎把她的全身都舔了一遍, 才楼着这个小妹妹昏昏地睡去了。 。